欢迎来到云南万捷律师事务所,

律所网点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个案点评 >> 刑事类 >> 中国人民保险公司云南省分公司组织部部长、人事处处长受贿案——2002年

中国人民保险公司云南省分公司组织部部长、人事处处长受贿案——2002年

日期:2014年12月31日 09:02

汪某某受贿、巨额财产来源不明案

 

————汪某某系中国人民保险公司云南省分公司组织部部长、人事处处长、云南省分公司营业管理部党委书记、总经理。

 

[经办律师]云南万捷律师事务所律师——徐国功(系该所主任)

[案情简介]汪某某被公诉机关指控在任职期间利用职务上的便利,于2000年初将不符合保险公司进入条件的余某某之妹余某某安排到中国人民保险公司曲靖分公司罗平支公司工作,收受了余某某所送的人民币20000元。2001年1月,被告人汪某某又利用职务上的便利,将人保公司云南省分公司盘龙支公司副经理杨某聘任到五华支公司任经理,为此,汪某某收受了杨送给他的人民币20000元。2001年1月,被告人汪某某还利用职务上的便利,按人保公司云南省分公司盘龙支公司经理梁某某的要求,将其继续留任盘龙支公司经理,为此,汪某某在同年4月收受了梁送给他的人民币10000元。汪某某最终被云南省昆明市五华区人民法院于2002年8月22日以(2002)五法刑初字第156号刑事判决书判决:一、被告人汪某某犯受贿罪,判处有期徒刑四年;犯巨额财产来源不明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决定合并执行有期徒刑四年六个月。

[徐国功律师的辩护意见]徐国功律师在仔细研读了案卷材料,根据事实和法律发表了如下辩护意见:

一、汪某某收取杨某和梁某某财物的行为不构成受贿罪,公诉机关对这两起行为的指控依法不能成立。(一)汪某某的这两起行为不符合受贿罪的主观构成要件。受贿罪的主观方面为直接故意,间接故意或过失均不能构成受贿罪。在本案中杨某和梁某某被聘任为经理之前,汪某某与他们之间并没有利用职务上的便利为他们谋利,因此在他二人的任职决定过程中,汪某某不可能产生收受他二人贿赂的主观故意。(二)汪某某的这两起行为也不符合受贿罪的客观构成要件。依据《刑法》385条规定,受贿罪在客观方面可以分解为三个要素,即“利用职务上的便利”和“为他人谋取利益”以及“索取他人财物或者非法收受他人财物”。从本案的事实来看,首先,杨某、梁某某二人被聘任为经理,完全是一种合法的、正常的组织行为,而并非是汪某某个人利用职务上的便利所产生的结果。依据《关于梁某某等同志任职的通知》来看可以证实,杨某、梁某某二人的任职是由中国人民保险公司云南省分公司营业管理部党委集体研究后决定的,营业管理部于2001年1月1日下发的任职文件上还盖有省公司监察室的公章,也就是说,杨、梁二人的任职不仅仅是营业管理部党委集体研究的结果,而且经过了省公司监察室的监督和认可,是完全符合聘任干部的组织程序的。在公诉机关当庭出示的证据中,并不能证实在杨、梁的任职过程中,汪某某直接利用了职权或者利用了与职务有关的便利条件施加影响而使他二人达到了任职的目的。其次,汪某某也没有杨某、梁某某谋取利益。本案中,汪某某并没有为杨某、梁某某二人谋取利益,主要表现在以下几个方面:1、五华公司的规模比盘龙公司的大,任务也比盘龙公司的重,因此五华公司的经理必须经验丰富、工作能力强的人方能胜任。在五华公司经理空缺的情况下,营业管理部党委首先老虑的是让梁某某平级调动,但是梁某某不愿意为营业管理部领导分忧解难,主动挑起这副重担,反而认为自己遭到了不公正待遇,并且以年纪大、身体不好、盘龙公司的工作刚刚理顺等理由进行推辞。在这种情况下,以汪某某为首的营业管理部党委才考虑主年轻有为、压力大、工作不好开展,明确表示不愿意去,是汪某某多次做了思想工作他才同意去的。2、按照省公司的人事任免制度,支公司的经理一年一聘,完不成下达的任务就不续聘,这个制度是“对事不对人”的。因此可以说,杨、梁二人能否坐稳支公司经理这把交椅,主动权并非掌握在汪某某手中,而是由他们自身的能力所决定的。3、对杨、梁二人的聘任完全是一种知人善用,任人为贤的行为,在决定任
命之前,汪某某与他们之间事先并没有通谋,更不存在不正当的经济往来,而公诉机关报当庭提供的证据也不能证明,汪某某在收取了杨、梁二人的财物之后又为他们谋取了什么利益。因此辩护人认为,在本案中,受贿罪客观方面的“为他人谋取利益”这一要素也是不成立的。再次,辩护人认为在本案中,“索取他人财物或者非法收受他人财物”这一受贿罪客观方面的第三个要素也是欠缺的。一方面,汪某某从来没有向杨、梁二索要过财物,他二人在上任后给汪某某送钱时也没有提也不合理要求,汪某某收下他二人财物时的心理状态并非是“以权换利”,而是为了不让他们尴尬,从而打击他们工作的积极性,至于杨、梁二人送钱时是怎样想的,期望通过关钱达到一个什么目的,这并不是汪某某所能预见和主宰的。2、由于“利用职务上的便利”和“为他人谋利”这两个前提条件不成立,仅仅有“非法收受他人财物”这一要素,并不能体现受贿罪“以权换利”的本质特征。否则,受贿罪就难以和诈骗罪、敲诈勒索罪以及一般的违法违纪行为划清界限了。综上所述,辩护人认为公诉机关对汪某某的第二起和第三起指控是不符合受贿罪的客观构成要件的。(三)汪某某收取杨某和梁某某二人财物的行为并没有侵犯国家工作人员职务行为的廉洁性。贿赂系违背职务行为的对价,它值得惩罚的违法性在于侵害了职务行为的公正性和廉洁性。但是通过辩护人上面的分析,我们可以看出,汪某某并没有因为收取了杨某和梁某某的财物,就利用职务上的便利为他们谋取了利益,因此,汪某某的行为并没有使国家工作人员职务的公正性和廉洁性受到丝毫的损害,也就是说其行为并没有侵犯了受贿罪的客体。综上所述,辩护人认为汪某某收取杨某和梁某某财物的行为因为欠缺了受贿罪的主观要件和客观要件,并且没有使国家工作人员职务的廉洁性受到了损害,而不能构成受贿罪,因此请法庭对公诉机关的这两起指控依法不予支持。
二、汪某某具有自首情节,请法庭予以认定,并依法对其从轻或者减轻处罚。经法庭调查,检察机关反贪部门在得到万某某曾经给汪某某送过钱的举报线索后,汪某某在未被采取强制措施的2001年5月22日的调查过程中,就如实交代了自己收过余某某、杨某某、梁某某和李某某等人所送的73000元人民币的事实。汪某某的行为符合《刑法》第六十七条和《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处理自首和立功具体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一条、第二条之规定,具有自首情节,请法庭依法予以认定并在量刑时对其从轻或减轻处罚。

三、辩护人认为,起诉书认定的汪某某不能说明合法来源的财产数额偏高。1、本案中评估价值为80173元的烟酒和手表,系汪某某的亲戚、朋友和战友逢年过节或平时拜访所馈赠的礼物,以及参加企业活动所发的纪念品,汪某某已经说明了其合法的来源,公诉机关却仍将其认定为不能说明合法来源的财产显然是不妥当的。2、辩护人认为公诉机关把1985——2000年昆明市人均消费水平支出合计的51168.19元加入汪某某不能说明合法来源的财产之中也显然是脱离客观事实的。3、汪某某的合法收入是只进不出的,具是储蓄于银行里的,那么其合法收入也必然包括合法收入所产生的银行利息,但是公诉机关在认定巨额财产来源不明的数额时,并没有扣除汪某某的这一部分合法收入,辩护人认为这是不公平的。

[辩护律师徐国功的案后思考]

1、2002年8月30日那天,我去会见了汪某某,问其对一审判决满不满意,汪某某给了我直接的回答,说“基本满意”,只是对法院把杨某某和梁某某给我送的两笔钱认定为受贿,我本人是不服的。现决定上诉。同时感谢律师对我的关心和支持。

2、法院判决中没有扣减我在辩护阶段提出的51168.19元,而这笔钱我认为是从汪某某的妻子聂明珍的合法收入中支出的,应当在计算聂明珍的合法收入时加上这笔钱。法院没有采纳我的这点意见,我坚持认为法院是错误的,此处判决有失公平。

3、汪某某身为中国人民保险公司云南分公司的高层领导、正处级干部,其行为在党内影响是相当恶劣的,该案云南省省委、政府都是高度重视的案子,省司法厅也发了相关指示,作为本案律师,在担任其辩护人过程中,我对此感到其责任相当重大。

所属类别: 刑事类

该资讯的关键词为:

   Copyrights © 2014 【云南万捷律师事务所】 All rights reserved   滇ICP备:11001058号   技术支持:中企动力
   地址:云南省昆明市环城西路368号华海新境界商务大厦A幢17楼   联系电话:0871-64144631   邮箱:23456687@qq,com